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科技 数码 便民 旅游
河北视窗 > 汽车

为博流量违背事实,"电动车黑"@王桐根 摆乌龙

来源:河北视窗 发布时间:2019-10-05 10:54:17

文章摘要:的,quot,王铜根,大兴安岭,是,电动车,在,@,文章,微博

相信不少关注电动车的用户们、电动车车主们,常逛微博,都会看到一位博主,被车主们戏称为"电动车黑"。

最近几天,汽车圈热闹非凡,这位坐拥微博六十余万粉丝的博主@王铜根 摆了几个乌龙,先是在9月28日发了一条微博,diss了一群电动车媒体:

次日,@王铜根 突然挖出一个月前,几家媒体报道过的"王铜根根本没去过黑龙江的大兴安岭",于是怒发一条微博,说自己去了东北:

紧接着,各家媒体回应,其中@电池王 曝出"实锤",还称自己有线人,说王铜根绝对没去东北黑龙江的大兴安岭测车,车也只是他们花2000块一天租的,根本不是自己的车,而且车主都已经找出来了。

无奈王铜根只好承认,去的确实只是内蒙古赤峰市的克什克腾旗,也算是大兴安岭山脉的最南端了。

然而承认去的只是离北京600公里的赤峰,距离他们一行人在网上大肆宣传"开了3000公里去遥远的东北大兴安岭证明电动车不行",已经过去了7个半月。

并且,直到现在,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还疯狂甩锅,认为一切都是这些电动车媒体和电动车企业的错,甚至开始偷换概念、以偏概全带节奏。

今天我们就来说说,这次的"3000公里去大兴安岭"事件。

过程回顾

@王桐根 在微博上多次提到「大兴安岭」,以最近的两条为例,他是这么说的:

9月29日说的是:

"驾驶蔚来ES8电动车来到了——「大兴安岭地区」",这里用的词是「大兴安岭地区」。

(附上微博截图)

然而,在一天之前的9月28日,王铜根是这么说的:

"我和朋友开着蔚来ES8去「大兴安岭」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测试的时候,电动吹又在哪里呢?"这里用的词是「大兴安岭」。

(附上微博截图)

试看@王铜根 如何偷换概念?

首先我想说,「大兴安岭」和「大兴安岭地区」,根本就是两回事:

什么是「大兴安岭」?

在地理概念上,「大兴安岭」这四个字指的是: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,黑龙江省西北部,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。

王铜根在微博上承认去的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黄岗梁,的确算是大兴安岭的一部分,属于大兴安岭山脉的最南端。

然而他们去的这个地方,却并不属于大兴安岭地区。

为什么呢?什么是「大兴安岭地区」?

事实上所谓的大兴安岭地区,位于黑龙江省西北部、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、大兴安岭山脉东北坡,是中国最北端的地级行政区。

给大家上个图,就能很快速分辨这二者的区别:

你可能觉得我在咬文嚼字,吹毛求疵。

毕竟人家去的是大兴安岭没错,更何况自称清华毕业的王铜根,有可能地理学得不太好,无法准确区分「大兴安岭」和「大兴安岭地区」的区别。

然而,这次同行的@摔丸子 在昨天也发了这么一条微博来应援:

(附上微博截图)

给大家概括一下:

1.最初计划就是去的"大兴安岭地区",然后到达最北端的漠河,从北京出发到漠河大约有2200-2300公里。大……大概"四入五舍"后,可能是3000公里……吧?

2.临时改变计划,去了距离北京只有约600多公里,位于内蒙古赤峰的克什克腾旗。

从王铜根的团伙@摔丸子 的微博里,可以很清晰地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:

社长我没有吹毛求疵、咬文嚼字,王铜根地理也不错,清楚「大兴安岭」和「大兴安岭地区」的区别所在。

这就很有意思了,按照王铜根、摔丸子的意思是,他们一行人因为蔚来车主的"威胁",为了社会和谐,而不得不更改出行目的地。

姑且这算真的。

但是,他们去的明明只是600公里外的地方,回来后,或许是为了搞大事情,或许是为了让大家觉得电动车真的不行,也或许是为了让这几个大过年跑出去测车的媒体看上去更高大伟岸,2月11日开始,他们在各种平台上,一直对外宣传、渲染开了3000多公里:

(附上微博截图)

如果说京蔚军在群里几句调侃的话,确实成了威胁,你们大可以报警,或者在微博曝光就好了,而不是临时改变地点后,回来还吹嘘开了3000多公里,大肆宣传根本没去过的地方、没做到的事情,然后猛烈抨击电动车不行。

电动车黑代表的"发家史"

这几年,电动车的进步之快,大家有目共睹。但目前电池技术还是有需要突破的点,而且需要突破的不止是这几家造车新势力,而是整个电动车行业,甚至整个电池行业。

只要数据是真实的3000公里,真的去了大兴安岭地区,那么蔚来如果只能跑10公里,那就真的是10公里。

所以实际上,我们在讨论蔚来在大兴安岭能跑多少的前提是:测试的过程、数据都是真实的。

就算最后计划有变,在传播的时候,说明情况,告诉大家温度一样低,明事理的看客也不是不能接受。(不过这时候数据大概就不一样了)

我相信王铜根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的重要性。

就像铜根老师曾经在自己的文章里明确写过的一句话:"我反对的是虚假宣传,夸大其词,误导消费者。"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然而事实上呢?

这位媒体老师,选择了作假、作假、作假。

这种行为,我只能说非蠢即坏。

现在再翻看王铜根曾经写的"反对虚假宣传、夸大其词",实在讽刺。

事实上,作为车评人也好、自媒体也好,立场可以各不相同、观点也可以各成一派,这或许才是新媒体时代最具魅力的地方。

但不管怎么说,作为一个传播者,首先要做到的就是,你的数据必须是真的,而不是依靠弄虚作假、骗取流量,毕竟"真实"是《传播学》的第一课。

但很显然,王铜根连最起码的媒体道德和职业操守都没有,内容是假的、过程是假的,被人戳穿之后,就立刻疯狂把锅甩到新能源媒体和新能源车企业身上。

这时候,不管你再如何解释,作为普通看客,也只会开始质疑之前的所有数据。

只要流量,不要底线,为了流量而不择手段黑的手法,真的是令人感到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。

说起来,可能有人会疑惑,这个王铜根也不是车圈熟脸老人,也没有优秀的作品,是怎么能如此火爆,微博直接轻轻松松坐拥65万粉丝、公众号动不动就阅读量10W+的?

答案很简单——撕!用力撕!尤其是疯狂撕电动车!

这位自称清华毕业的高材生、谷歌的前员工,据说写的第一篇文章是在2016年3月14日(尽管现在已经翻不到)。

仅仅过去了5个多月,在2016年8、9月时,他便化身正义使者,因为一篇《我为什么说电动汽车是垃圾》,从无名小卒一战成名、火爆全网。

文章结尾更是声嘶力竭地疾呼:

「不买纯电动车,每一个生产垃圾纯电动车的作坊都倒闭,每一个生产垃圾纯电动车的人都去乞讨,才是这个时代的正义。」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紧接着,王铜根乘胜追击,依旧继承上一篇爆文的优良传统:

标题异常猛烈、内容疯狂撕*,树立一个假想敌阵营,然后带动节奏,让吃瓜群众一起上前撕,而自己的人设则是为民除害的屠龙少年。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细数黑文撰写套路

突然变火的这3年,他还写过什么呢?给大家随便列举一下王铜根这些年爆款文章的结尾:

煽动情绪,以达到带节奏的效果: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偷换概念,以达到带节奏的效果: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反讽,以达到带节奏的效果: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拉仇恨,以达到带节奏的效果:

(@王铜根文章截图)

除了言语上带节奏、谈吐上脏字连篇,他突然变火的这3年,还撕过什么?再随便给大家列举一下王铜根这些年爆款文章的标题:

《我为什么说电动汽车是垃圾》

《我烧汽油我骄傲,环保环你妈的保》

《日系车安全性——智商鉴定利器》

《狗日的众泰》

《"我想找个女朋友,要胸大活好不粘人,南方人不考虑"》

……

王铜根的每一个文字都抒发了强烈的思想感情,每一个角度都精准戳到了用户痛点,每一个标题都是新媒体行业的典范之作,这大概也是王铜根粉丝体量如此巨大的根本所在。

这几年下来,电动车进步有多大,大家都有目共睹,即使目睹着行业在发展、产品在进步,王铜根依旧在不遗余力地努力黑着,随便再给大家列举几篇今年的文章:

《为什么说电动车快完蛋了?》

《蔚来ES8,百公里烧35-40L柴油的电动车》

《自动驾驶为什么会要了你的命?》

《威马EX5,年轻人的第一台鬼畜电动车》

……

毫不夸张地说,发的微博里,10条有8条在黑着电动车,3年来,赚着最大的流量、吃着电动车的血馒头、阻碍着一个冉冉升起的行业的发展。

靠黑,黑出流量来的事,会的人不少,但这么做的是少数。

不过,"在社交平台上讲道理,真的是件很奢侈的事情啊。"

码字码到这里,我想起家里老人在我几岁时教我的一句话:做人要善良。

这句话现在送给王铜根。

也不由得想起一个短故事:

少年以为自己屠了龙,结果还没等看清对方是否是龙时,自己已经成了恶龙。

最后,我、还想起@王铜根 文章里的一句话,送给王铜根:

"真诚和谦逊是好东西,我们不要丢了它。"

(@王铜根公众号截图)

转载改写自:电动车公社

原标题:《@王铜根老师,做人要善良!》